繁体版 简体版
赘婿 > 科幻小说 > 发现我的尸体 > 第五十七章 另一个她

误会这种东西,解释起来说麻烦也麻烦,说简单也简单。

关键在于引起误会的另一方是否配合。

早餐桌上,林云渐看着煎鸡蛋,毫无食欲。

“小雨,你怎么知道我在隔壁?”

他现在说话的样子,像极了一条已经离水正在挣扎的鱼。

“哼,是二哥告诉我的!”

林云渐扭头狠狠地瞪了一眼林风晚,轮椅上的林风晚回以温柔的笑。

“我们在治病。”

林雨眠的旁边,聂全真很配合地解释道。

林云渐夹蛋的手在颤抖,所以说……为什么你会跟着我回来吃早餐?

这不是更让人误会了吗?

林雨眠对聂全真倒是态度很不错,微微点头后又对林云渐翻了个白眼:“哥,没看出来你还是医生呢~”

“什么检查需要脱衣服啊?”

这个问题没等林云渐回答,又被聂全真抢答道:“检查都是这样的,医生说的。”

林云渐额头上爆出一根青筋,到底是哪个医生教她的?还是纯粹是这疯女人自己幻想出来的?

“哦,医生说的,我明白了。”

林雨眠用看死人的目光看了林云渐一眼,放下碗筷:“我吃饱了。”

聂全真也放下碗筷,认真地说:“我也吃饱了,我们开始吧。”

说着,她把手伸了出来,握住了林云渐颤抖的手。

林风晚笑眯眯地看着,也不说话,林雨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死死地盯着林云渐。

林云渐欲哭无泪,这时候你又不掀衣服了,知道给手了?

但这时候给手是时机吗?

你吃饱了我还没吃饱啊!呸……气氛这么尴尬你突然握着我的手算怎么回事啊……

林云渐一脸僵硬地放下碗筷,站了起来,说:

“走,治病。”

他双目无神,显然已经是放弃挣扎了。

爱怎样怎样吧,随便了。

聂全真点点头,跟着他走了出去。

见两人离开,林风晚回头对沙发上的林雨眠说道:“快吃吧,吃完去上学了。”

林雨眠一脸冷硬:“没想到林云渐是这种人。”

“哪种人?”林风晚玩味儿地看着她,“哥二十岁了,交个女朋友很正常,更何况,你很显然是误会了什么。”

“我误会什么了!”林雨眠不满地说,她快步走向餐桌:“二哥你也吃饱了吧?我去上学了!”

她直接拿走了林风晚的碗筷,和其他餐具一起拿去了厨房。

林风晚摇头失笑,略微侧头看了旁边别墅的方向一眼,眼中笑意更甚。

————

上午九点半。

林云渐睁开眼睛,大汗淋漓。

聂全真吐出一口气,神清气爽。

“谢谢。”她认真地对林云渐说道。

林云渐摆摆手:“拿钱办事,不必客气。”

他活动了一下筋骨,虽然聂全真体内的异常绯红因子每次能吞噬的数量只有几粒,但这些绯红因子的质量非常高,甚至比“回廊”的绯红因子都还要难以消化。

“你一个人住吗?”

林云渐不喜欢尴尬的空气,便随便找了个话题。

“嗯。”聂全真回答道。

“家人呢?”林云渐突然问了句不知死活的话,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一个正常人被绯红因子入侵的途径大概率只有遭逢重大变故,引起了剧烈波动的负面情绪,从而引发绯红因子共鸣。

她独身居住的话……大概率是因为那次让聂全真觉醒特殊能力的事件,就是关于家人的事。

林云渐一脸抱歉地看着她。

“在总部上班。”聂全真平静地回答道。

“是吗……对不……”最后那个“起”字卡在了嗓子眼儿。

林云渐瞪大了眼睛:“你不是孤儿?”

聂全真皱紧了眉头:“医生,你真没礼貌。”

林云渐哑口无言:“对……对不起,是我误会了。”

聂全真摇摇头,她站起身来,匀称的腰身在他面前展露无疑。

“你是在好奇,我是如何引起绯红因子共鸣的吧?”

她忽然问道。

林云渐愣了愣。

因为此时的她的语气,和之前那个她完全不一样,非常明显的不一样。

聂全真回过头,瞳孔里闪动着奇怪的情绪,说:“我有一个妹妹。”

林云渐恍然大悟,双重人格吗?姐姐是正常人,妹妹是疯子。

见他那副表情,聂全真知道他定然是又误会了什么。

“不是双重人格,是和我共用这副躯体的,真实存在的妹妹。”聂全真严肃地说。

“她,真实存在。”

她再次强调道。

林云渐有些迷茫了,他不懂这个说法。

“你不是要去见丁童吗?”

聂全真忽然问道。

林云渐愣了一下,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要出门。

对……现在都九点半了,约好了丁童今天去调查电梯事件的。

可临出门之际,林云渐又面色古怪地回过头:“你怎么知道?我记得……我没有讲过这件事。”

只见聂全真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残影消失,再次出现时,手上已经多出了一件黑色风衣。

林云渐看得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恐怖的速度?!

聂全真却面色如常,她将黑色风衣穿上,马尾放出衣领,轻轻一甩。

长发垂落,她看向林云渐,气质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,冷艳,可靠。

“因为我也要去。”她对他说道。

林云渐有些恍惚。

他终于知道,为什么自己前一刻还在青空医院的病房门口,下一刻就突然就站在病房里面了。

是速度!

肉眼几乎完全无法捕捉的,超凡绝伦的速度。

这就是她的能力吗?

她走向林云渐,伸出手来,说道:“正式认识一下,我叫聂全真,丹枫城三十三区——王牌。”

她的自信和庞大气场,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,直到这时,林云渐终于相信了她的话。

这个女人的身体里,还有一个幼稚的妹妹,但那个妹妹的存在是否真实,还有待商榷。

林云渐恢复了平静,他也伸出了手,和她握在一起,说:“林云渐,新晋特别执行官。”

聂全真略一点头:“走吧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,离开了别墅区。

林家二楼。

林风晚眯着眼睛,右手的指尖一枚硬币上下翻飞。

身前的窗户玻璃上倒映着两人离开的背影。

他嘴角噙起一丝笑意。

太慢了……

是时候让事情更有趣一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