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赘婿 > 都市言情 > 雪刀令 > 第184章猛兽大战

“呸——想得美。”

陈木凉将李倾一把推开,脸色通红地低声骂道。

李倾却于她身后站定,指尖绕过了她一缕长发,坏笑而又无耻地说道:“你啊——不然呢?”

“李倾,我发现你倒是越来越不怕被揍了啊?嗯?”

陈木凉白了李倾一眼,啪地一声打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“啊……痛。”

李倾装出一副受伤很深的模样,顺势将下颚耷拉在了陈木凉的肩膀上,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小孩。

风声很浅很温柔,轻拂过她的发丝,将他的话带着些许暖湿蜿蜒在了她的耳际。

她听得他说道——

“木凉,我想等这次回了盛京便娶你,你可愿意?”

陈木凉的心,在那一刻,似被什么击中一般,欢呼却紧紧被抓成了褶皱。

她只觉得她的心跳得狂乱,不断有热血往上涌,令她几乎不能克制。

“嗯……”

她刚羞涩应道之时却被一声极为洪亮的声音打断。

以至于,李倾并未听到她的回答。

而不远处的深林里,却又一道锐光直冲云霄,撕破了整个天空的寂静!

锐光所经之处,竟有一条黑龙腾空而起,清啸一声直冲万里的苍穹。

黑龙之上,隐约坐着一个人影,遥遥相望,并未能看得清。

然而,陈木凉却清楚地看到了月麒麟被龙爪紧紧抓住,从高处猛然扔下的情景!

只见月麒麟哀嚎一声在半空之中被扔下,迅速朝下坠去,眼看就要被树木穿心而过!

“月麒麟!!!”

陈木凉惊吼一声,顾不得许多地纵身一跃,朝着月麒麟便奔了过去!

李倾见势不妙,亦紧随其后,不敢耽搁。

许是听得了主人陈木凉的呼唤,月麒麟拼尽了力气,猛地在半空之中一个腾空翻越,艰难地抓住了绝壁的边缘。

“好兄弟,上来!”

陈木凉借助藤蔓的力量将月麒麟吃力一拉!

月麒麟嘶吼一声,震得乱石纷纷坠落山崖之下,如雨而下。

而它亦拼尽了力气借助藤蔓蓄力一跃!

稳稳当当地落地。

然而,它显然已经很疲惫。

它奄奄一息地趴在了地面之上,浑身是血地朝着陈木凉哀怨看着,耷拉着尾巴显然已经没有了斗志。

陈木凉看得心疼不已,轻轻抚过了它的犄角,拍了拍它的脑袋说道:“兄弟,你可以的,振作起来。”

月麒麟却将牙齿缓慢凑近了陈木凉的指尖,近乎绝望的渴望一般哀求地看向了陈木凉。

陈木凉迟疑了片刻,明白了过来。

——“你想要我的血?”

月麒麟听得懂陈木凉的话,吃力地点了点头,以舌尖舔过了她的指尖,却不敢咬破。

“来吧。兄弟。”

陈木凉将指尖往月麒麟的口中一放,毅然决然。

月麒麟迟疑了片刻,看了看陈木凉。

良久,它才轻轻咬破了陈木凉的指尖。

一滴鲜血染上了它尖利的牙齿,然而,它却没有再贪心想要去嗜血。

它趴在了原地,闭上了眼,似乎在调整和休息。

陈木凉确定了它暂时没有什么事后,回头看向了还在半空之中的那条黑龙。

而黑龙之上御龙之人,不是其他人,正是轩辕荒芜。

他一身白衣立于龙身之上,任凭云烟从他脚下穿梭而过,亦不管杀得正在兴头上始终跃跃欲试的黑龙。

他只是将好奇的目光落在了陈木凉和月麒麟身上,轻摇一把山河扇,微蹙双眸淡淡道了一句——

“你竟是这月麒麟的主人?”

“正是。”

陈木凉冷下了面庞,亦持刀而立,任由山风从她的衣袖间猎猎穿过。

“我想,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?月麒麟从不惹是生非,你趁我不在这般追杀它,倒是称得上英雄好汉。”

陈木凉话中带刺,没有给轩辕荒芜一点回旋的余地。

轩辕荒芜只是唇旁带上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不徐不疾地道了一句:“若是我说,我只是想要月麒麟的眼睛呢?”

“有我在,你在做梦。”

陈木凉双眸一寒,冷厉道到:“你伤它至此,我取你黑龙一爪,总不为过吧?”

“呵……好大的口气。”

轩辕荒芜懒懒看了陈木凉一眼,嘲笑地道了一句:“且不说这是上古九龙之一,就算是普通的黑龙,也非你一人之力能伤也。”

“那么,你就瞧好了。”

陈木凉看不得月麒麟被欺负,也管不得自己能不能打败一龙一人,竟凌空踏起,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飞雪刀朝着黑龙的双眼刺去!

黑龙下意识地一个回旋,将锋利似刀的牙齿对准了陈木凉咬去!

轩辕荒芜见黑龙要对陈木凉不利,心里竟掠过了一丝犹豫。

而正是这丝犹豫,令他和黑龙之间的感应少了一些。

陈木凉瞅准了这个机会,一个鹞鸽翻身紧贴着黑龙的腹部一路滑下去,对准了一处龙爪便是狠厉一割!

黑龙却也不是吃素的,虽然没了轩辕荒芜的指令,却下意识地一爪拎起了陈木凉的左肩!

瞬间,她的左肩之上有血迹渗出。

而她却迅速将左手的飞雪刀叼在唇齿之间,然后凭着赤手空拳朝着黑龙的爪猛地敲击了下去!

黑龙被击中,下意识地一松爪。

陈木凉却被黑龙一甩,狠狠朝着深林摔去!

“陈木凉!!!”

轩辕荒芜脸色一变,刚要去驱使黑龙去救她之时,却听得崖边一声惊天的怒吼!

他循声望去,却见满是伤痕的月麒麟不顾一切地朝着陈木凉飞身而去,如同一道闪电疾驰而过。

它飞跃至陈木凉身下,将她稳稳当当地接住,随之一个直昂上了九重天,满目怒光地朝着黑龙伤害陈木凉那一爪猛地飞去!

“好样的!”

陈木凉双脚夹住了月麒麟的腹部,将飞雪刀亦不可思议的速度从龙爪上飞快掠过!

“斯——”

一道血光在半空之中溅开。

随着黑龙的一声难以忍受疼痛的嘶吼,它的身子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抽搐扭动,近乎狂怒的黑龙绝望地看向了三尺之上的月麒麟。

而陈木凉此时却将那一爪龙爪得意地朝着轩辕荒芜晃了晃,故意揶揄着他道了一句:“多谢荒芜公子给月麒麟的下酒菜。下次,再割一爪。”

说罢,她便当着轩辕荒芜的面将龙爪扔进了月麒麟的嘴里。

月麒麟嘎巴一下便咽了下去,顺从得像一只大猫一般朝着陈木凉摇了摇尾巴。

哪里还有方才的英雄气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