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赘婿 > 都市言情 > 战神家的团宠医妃飒爆全京城 > 第480章 暴毙

可如今,却还不是同夏十月相认的时候,没有等到夏十月对自己情根深重,若是贸贸然的将自己的身份脱口而出,万一夏十月生起气来,不原谅自己,这辈子,他怕是都寻不回夏十月的真心了。

“戴九霜,戴九霜,你发什么呆呢。”

“嗯?没……没有”

“好了,你快些将缰绳牵住,我的手撑不住。”

“好。”

戴九霜忙将缰绳牵过,又将手机还给了夏十月,心中却又多了件烦人的事情。

“吁……”

瞧见前头站着的元顾,戴九霜将马拉停,因着猝不及防,夏十月直接一把抱住戴九霜,这才站稳了身子。

“怎么这么突然?”

“喏,你瞧,元顾。”

“元顾?”

顺着戴九霜视线看去,就见着元顾此刻正站着摊贩前,仔细挑选着珠花。

“他正在给青烟挑东西呢。”

夏十月微微一笑,不愧是她带出来的人,这般懂得体贴女子。

是的,于女子来说,不需要万贯家财,只要你的心在她那,你去一处,都能记挂起她,哪怕回来时带那处的一朵花回来,对于女子来说,就已经很是足够了。

“你喜欢嘛?”

夏十月摇摇头,可眼中却止不住的柔情。

“倒不是喜欢这珠花,只是喜欢能记挂着对方的心情。”

戴九霜看看元顾又看看夏十月,好像自己懂得了什么,又好像没有懂什么。

“元顾。”

夏十月突然一叫,元顾转头过来,朝着夏十月挥了挥手。

“老板,就要这一支。”

“一两银子。”

“喏。”

接过老板递来的珠花,元顾小心的放到怀中,这才朝着夏十月飞了过去。

“主子。”

“买好拉?”

“嗯。”

“走,咱们上车,回醉仙居去。”

夏十月并没有问元顾事情办的怎么样了,她一直信任元顾,也知晓元顾办事十分得力,不必质疑。

这一点倒是叫戴九霜有些嫉妒起元顾来了。

马车缓缓行进,到了醉仙居门前,却见一批皆一批的赏赐,源源不断的从入醉仙居。

“掌柜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“郡主,这前一批的是封公子送来的,已经放到房中了,皆是些养身子的药,这一批的,则是珩王爷送来的,后头这批才刚刚来,是皇上和太子准备的那一份。”

“哦,那三皇子的那一份,可有准备?”

“还尚未见着三皇子命人送来东西。”

“行,本郡主知晓了,你且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收下,本郡主先回房休息休息。”

“是。”

夏十月带着戴九霜和元顾一起进了房,随即就坐在那百无聊赖的等着。

等了将近半个时辰,戴九霜终于有些憋不住了。

“月月,我们坐在这里是要干嘛?”

“等三皇子给本郡主送东西。”

“等他做什么,难不成,月月你还想原谅他?”

夏十月朝着戴九霜白了一眼,怎么看,她都不像是这般好说话的人吧,再说了,这南门瑜还想杀了她呢,怎么可能会这般容易放过他,起码也是身败名裂的级别才行。

“自然不是。”

“那究竟是?”

“你且乖乖等着便是。”

既然夏十月都这样说了,戴九霜也就陪着夏十月等着,可这样干坐着实在是太过无趣了些。

“月月……要不,再看会那个手机,实在是有些无趣。”

“也好。”

夏十月肆无忌惮的从智能医疗包里头取出手机,就架在了灯架上打开来,随即又从里头掏了瓜子点心,还有饮料什么的,就坐在那开始享受着。

没过多久,那掌柜的就冲上楼了,急促的敲门声,差点将戴九霜和夏十月两人给吓了一跳。

“进来。何事那般着急?”

“郡主,三皇子暴毙了。”

“哦,是谁动的手,你可知晓?”

“不知,只是方才有人传信过来,草民一瞧见这纸条,就立马上来寻您了。”

“纸条拿给我瞧瞧。”

掌柜的忙将纸条朝着夏十月递了过去,随即站在一侧候着,方才跑的急切了些,这会简直满头大汗。

夏十月将纸条缓缓的展开,一旁的戴九霜也凑了过来,却见这纸条上只写着五个字,三皇子暴毙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“这纸条写的倒是挺草率的,掌柜的,你先回去柜台吧,若是有人问题,你只管当做不知道就成。”

“是,主子。”

掌柜的出了门,戴九霜这才好奇的问出了声。

“月月,这纸条是谁写的?”

“不知,左右是想引我去三皇子的行宫瞧瞧的人吧。”

夏十月将这纸条伸向油灯,一瞬间,这纸条飞灰湮灭。

“引你去三皇子的行宫?究竟是何目的,难不成,是想将三皇子的死嫁祸到你的身上?”

“应该如此,不必管它,该来的麻烦始终会来的,咱们见着拆招就是。”

夏十月要等的,可不是这张纸条,她只是想看看这南门瑜究竟会不会做贼心虚先露了马脚,毕竟她当时是闭着眼睛的,只听到南门瑜的声音,却未曾见到南门瑜这个人,夏十月报仇也要找对了人才行。

“那今日命元顾去散布消息,又是为何。”

“以你的聪慧,不会想不明白吧,我不过是祸水东引罢了,总有个人要为我被绑一事,承当罪过的,自然,这罪过由南文皇帝承担着,对我的利用价值才更大一些,你想想,这两件事一前一后传了出去,总是有人会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的,届时……。”

夏十月朝着戴九霜别有意味的挑了挑眉。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戴九霜不由得佩服起夏十月来了,她这一招就叫做攻心为上,不费一兵一卒,却叫南文皇帝失了民心啊。

是夜,南文瑜的府邸之中。

“先前吩咐你的事情可办妥了?”

“回爷的话,办妥了,可不知为何,郡主却未离开醉仙居半步,我们的人一直守在醉仙居外,都没有瞧见郡主的身影。”

“去,想法子,将夏十月引到这里来,本宫要让她承担起杀本宫的罪名。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暗卫领命直接消失在黑夜之中,南门瑜看着这殿外漆黑一片,手中的拳头不由得开始紧握,嫁祸夏十月一事定要成功才行,如若不然,自己的计划就会被全数打乱了。

“夏十月,你不是一直想杀本宫嘛,本宫今日就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南门瑜的双眼喷射出十分狠毒的目光,眼眸之中皆是恨意,他从夏十月那受到的屈辱,一定要一一讨回来。

夜半三更之时,醉仙居的后厨火光微量,慢慢的,竟然有浓烟冒了出来,不一会,这大火蔓延,将整个后厨都给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