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赘婿 > 都市言情 >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> 第551章 断绝关系

551

谢正兴是作为一个痴迷下棋的人,但是棋艺还不错,可远远没有到登峰造极的地步,比起顾千凝和谢景灏二人是差得远了。

所以见到如此珍贵的棋局,自然是也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,就一心钻营这棋局了。

顾千凝和谢景灏交换了一个眼色,谢景灏迅速伸手点了谢正兴的穴道。

其实谢景灏的内里被封住了之后,这速度自然也慢了好多,若是寻常时候,谢正兴自然是能躲的过去的,可此刻,他一门心底都在棋局上,自然就躲不过去,被谢景灏点了穴道了。

谢正兴也是大吃一惊,但是已经着了道,身体是不能动弹了。

谢正兴怎么也没想到谢景灏和顾千凝竟然会这样算计他。

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谢正兴怒吼。

而此刻顾千凝却十分迅速的拿过绳子,直接把谢正兴给捆了个结结实实。

谢正兴直接被顾千凝这一番操作给整懵了。

这是要做什么啊?

“你能到底要干嘛?”谢正兴怒气冲天。

“放我们走。”顾千凝倒也没客气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诉求。

她们此刻最重要的自然就是离开这里。

谢正兴冷笑:“这不可能。”谢正兴直接说道。

“是吗?”顾千凝二话不说,直接掏出匕首就抵住了谢正兴的喉咙。

谢正兴满脸震惊的看着顾千凝,大概他怎么也没想到,顾千凝竟然敢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。

他好歹也是长辈吧,这对他可真的是大逆不道了。

“你竟敢这样对我,我可是你的公爹。”谢正兴大声质问道。

顾千凝冷笑了一下:“那又如何,你能算计景灏,难道还不允许我算计你吗?”

“谢景灏,你就看着你媳妇拿刀子对着你老子吗?你们这是忤逆不孝。”谢正兴大喊道。

谢正兴的大喊大叫,自然也惊动了外头守门的护卫。

护卫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了进来,就看到谢正兴被谢景灏和顾千凝给挟持了。

这几个人都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这三公子和三夫人竟然挟持了王爷。

并且三夫人还把匕首抵在王爷脖颈上了。

这实在是·······

众人都呆住了,自然也是不敢动作的。

因为谁也不知道三夫人会做怎样的事情啊。

看三夫人这样子,绝对不是好相与的啊。

“我不信你敢伤了本王。”谢正兴一脸不屑。

谢正兴是笃定顾千凝不敢伤害他的,毕竟他是长辈,顾千凝这个做儿媳妇的又敢怎么对他呢?

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吧,他是真的不信顾千凝敢伤了他。

顾千凝二话不说,直接刺了谢正兴手臂一下。

这鲜血一下子就流出来了。

谢正兴直接愣住了,手臂上的疼痛让他有些回不过劲儿来,他是真的没想到,顾千凝真的会下手伤他啊。

这顾千凝也真是够疯狂的。

众目睽睽之下,顾千凝就敢用匕首刺他啊。

这顾千凝是当真不怕人家戳她的脊梁骨,说她不孝吗?

别说是谢正兴了,连谢景灏也有些呆住了,因为谢景灏也没想到顾千凝会这样做。

这挟持谢正兴的方法本来也是顾千凝想到的。

谢景灏其实也是有些顾虑的,这谢正兴再怎么说,也是他的亲爹。

他若是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还不知道会被多少人诟病。

可顾千凝却说,到了现在这种时刻,也真是顾不了这么多了,现在若是不反抗,那他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。

最后谢景灏就同意了,然后就有了刚才那一幕。

“千凝。”谢景灏有些迟疑的开口。

“你闭嘴,你若是想在这里呆着,就继续优柔寡断。”顾千凝狠狠的说道。

顾千凝现在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就是谢景灏比起从前有很大的改变,和前世她所认识的谢景灏大步相同了。

她觉得谢景灏似乎是比从前变得心慈手软了许多,没有前世那么杀伐果断,当然,一开始顾千凝还觉得这算是一件好事吧。

可是现在看来,仿佛也是有弊端的。

其实顾千凝并不知道,正是因为她的出现,让谢景灏有了许多顾虑,所以才会如此的。

前世的谢景灏真的没这么多的顾虑,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,可现在谢景灏不一样了,谢景灏可以不珍惜自己的名声,但是却很在意顾千凝是否在意他的名声,他不想顾千凝因为和他在意,被人指指点点,所以他才变得这般爱惜羽毛,爱惜自己的名声了。

现在看起来,两个人明明都是为了对方好的,可是却偏偏都不想让对方知道,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对对方好。

谢景灏从未见过这样的顾千凝,一时之间,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谢正兴到底也是条汉子,被这样刺了一刀,也没喊疼,只是心里也明白,这顾千凝心里当真是有谢景灏,为了谢景灏,真是什么都不顾了。

这是要把自己的名声给毁的一塌糊涂吗?

“现在让人解开谢景灏的穴道,我就放了你,不然,今天咱们三个都死这里吧。”顾千凝直接说道。

顾千凝的话说的也很是干脆,几乎是没有一句发话,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“谢景灏,我已经同你解释清楚了,我只是暂时让你在家休息一段日子,也算是逃离这朝堂的纷争,我都是为了你好,你现在让你媳妇这样对我,是不是太过分了,你还把我当做你的父王吗?”谢正兴对着谢景灏喊道。

可是谢景灏却不听谢正兴的废话。

顾千凝就更加不停了。

“放我们走。”谢景灏也重复道。

谢正兴面色阴沉,看着二人,似乎不愿意妥协。

顾千凝有些沉不住气了,举起匕首来,还想在刺下去。

被谢景灏拦住了。

“父王,放我们走,如果你还把我当做你的儿子,就放我们走吧。”谢景灏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本王可以放你们走,但是你们今日走了,就再也别回来了,镇南王府再也容不下你们,你若是想留在王府,就休了这个忤逆不孝的女人。”谢正兴也是一字一句的回道。

谢景灏机会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:“好,我和千凝离开镇南王府,往后和镇南王府脱离关系,再无任何瓜葛。”

此话一出,差点把谢正兴的肺给气炸了。

这话说的也太顺溜了,这根本就没把谢正兴放在眼里啊。

对于谢景灏来说,谢正兴就是个屁啊。

“你不后悔?”谢正兴咬着牙问道。

“绝不后悔!”谢景灏真的没什么可后悔的。

这镇南王世子,镇南王的爵位,他都不稀罕。

也没什么可留恋的。

其实此番他和顾千凝做出挟持谢正兴这个决定来,就知道后果很严重,这镇南王府也是肯定待不住了。

他们都挟持谢正兴了,这镇南王府也根本没有他们容身之处了。

既然谢正兴这话都说出来了,那就此离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索性也就就坡下驴了。

谢正兴快要气疯了,看着谢景灏毫不留恋的就要离开镇南王府,他更是觉得自己太失败了,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,竟然一点儿好也不念着他的。

而剩余的两个儿子也都·····

想想自己过得真是太失败了,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过成了现在这样子.

活的真是太没意思了。

“你真是个忤逆不孝的东西。”谢正兴气的骂道。

“父慈子孝。”顾千凝冷笑道:“你作为父亲为了旁人如此算计景灏,还指望景灏对你孝顺吗?”顾千凝质问道。

“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。”谢正兴反驳道,他若是早知道会如此,死也不会答应太皇太后了。

可谁也有自己难以说出口的苦衷啊,他也不想这样啊,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,他又能如何呢?

“苦衷?”顾千凝听的十分不屑:“谁没有苦衷,谁又活的容易,这是你的选择,同样的,你也没有资格置喙我们的决定。”顾千凝毫不客气的反驳道。

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,谢正兴也知道在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。

谢正兴对自己的护卫说道:“给他解开穴道。”

那护卫武功不弱,自然懂得怎么解开封住的穴道。

其实这解开穴道也倒是不难,一般内功不错的人都会这门工夫,只可惜顾千凝不会武功,对这个更是一窍不通,而这被封住穴道的人是解不开的,这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。

但只要有人辅助,谢景灏自己就可以冲破穴道,毕竟谢景灏的武功也是数一数二的,在盛京城,也鲜少有对手的。

这解开穴道没有花费多少工夫,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就冲破了。

这封穴是没有任何的伤害的,解开穴道之后,立刻就能运用内功了。

谢景灏恢复了内功之后,气沉丹田,真气立刻游走全身。

而在此刻顾千凝也放开了谢正兴。

这谢景灏恢复了武功之后,放眼这王府之中,就没有人能拦得住谢景灏了,这一点,大家还是心中有数的,除非是自己找死,否则就只能放谢景灏离开了。

谢景灏解开了,谢正兴身上的绳子。

顺手也解开了谢正兴的穴道。

而谢正兴一得到自由,二话不说,甚至连自己的伤都没顾上,就直接劈手要打顾千凝耳光。

可谢景灏却直接挡在了顾千凝前面,挨了这一耳光。

谢正兴没行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谢景灏竟然还护着顾千凝。

“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还护着她,她差点就杀了你父王,这样的女人,你不休了她,她迟早会毁了你的。”谢正兴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在谢正兴心里,他做的一切,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谢景灏好的,可对于谢景灏来说,却是真的不需要。

“父王,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您了,今日的一切,您都怪不了千凝,千凝这样做,也不是不孝,我知道,她一切都是为了我,若不是为了我,她断然也不会这样做的,所以父王,您没有资格责怪千凝,要怪您就怪我吧,我知道自己不配做镇南王府的继承人,所以今日我就带着千凝离开王府,我在王府的一切东西,我都不要了,我只带走千凝。”谢景灏直接说道。

此话一出,更是把谢正兴气了个倒仰差,这个谢景灏,为了顾千凝不单单要放弃爵位,竟然连家里的一切都不要了,就只带着顾千凝离开,难道在谢景灏心中,他这个做父亲的,加上这镇南王府的一切,都比不过一个顾千凝吗?

那他到底算什么啊?

这真是太客气了。

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和本王划清界限吗?”

“是。”谢景灏应道。

其实谢景灏对谢正兴也真的没多少父子之情,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感情也被谢正兴此番全都给折腾没了。

其实也不能怪谢景灏无情,也是实在是谢正兴先放弃这段父子之情的。

“滚。”谢正兴大声怒吼道。

谢景灏再也没有任何迟疑,拉着顾千凝扬长而去。

谢正兴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刚才的椅子上,整个人都虚脱了。

看样子也的确是气的不行了。

谢景灏拉着顾千凝一路狂奔,直接离开了王府。

谢景灏直接骑马带着顾千凝出了城。

而顾千凝什么话都没说,直接靠在了谢景灏身上,谢景灏一路狂奔,即便是如此,谢景灏仍旧把顾千凝裹在了大氅里,生怕顾千凝会着凉,可谓是真切的关注着顾千凝的。

跑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,谢景灏才停下来,然后下了马。

天气严寒,在河边寒风吹过,这河面上也都结冰了,顾千凝慢慢走到谢景灏身边,看着谢景灏一言不发。

“对不起,今日是我太冲动了,我不该这样做的,这样做,也是叫你为难了。”顾千凝低着头说道。

“不怪你,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,若是我继续在府里的耽误下去,迟早金吾卫也是回不去了。”谢景灏安慰着说道。

“可是现在却害的你和你父王变成了这样······”顾千凝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。

其实顾千凝此番,的确也是想的有些简单了,她本以为把一切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了,倒是后所有的骂名都是她来背负,反正在众人眼里,本来事情也是她做的。

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连累的谢景灏被赶出镇南王府的了。

这也不是顾千凝想看到的。

“没事,我还有你,其实我和父王迟早也会有这样一天的,我早就心中有数了。”谢景灏有些自嘲的说道:“虽然已经洗清了我的冤屈,母妃的死和我无关,可他到底恨了我这么多年,但是得知真相,心中也有愧疚,这种感觉是爱恨交织的,他之所以让我承袭王府,也是没得选择的,谢景煜下落不明,大哥不在了,我是他唯一的选择,也是他没得选择的选择,可他心里对我怎么也是有心结的,反之我对他的心结更是永远也解不开,只是我们一直都在忍耐着对方罢了,自从他算计我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,我们父子恩断义绝的时候要到了。”谢景灏很平静的说道。

如果此刻说谢景灏心里一点触动都没有是不可能的,但是若说他有多么的伤心难过,也没有,这样的结果也他完全可以接受的。

“景灏,不管将来发生何事,我都会在你身边,一辈子不离不弃。”顾千凝很认真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,此生我身边有你足矣。”谢景灏揽过顾千凝,一把将他拥入怀中,仿佛此刻抱着顾千凝,就等于是拥有了全世界。

天地之间,也唯有他们二人足矣。